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伤感散文 >

没关系,我不会让你缺席我的人生

发布时间:2014-11-26 23:01 类别:伤感散文

如果有人问你,世界上你最爱的男人是谁,你会怎么回答?估计很多人都得纠结一下才能给出答案。那如果问:世界上最爱你的男人是谁?估计很多人都会毫不犹豫地说:我爸爸。

是的,我也是。

记 得大一的时候,为拒绝一个追了我6年的男生,我在QQ上冷冰冰地抛给他一句:我有男朋友了。他问:你真的很喜欢他吗?我果断抛过去一句:世界上最爱,没有之一。我以为这绝对是拒人千里的杀手锏了,如果他还纠缠不休那我就真心无语凌噎了。隔了好久,他回过来一句:世界上最爱你的男人,应该是你的父亲。

那一刹那,我无力还击。

我一直都知道,世界上最爱我的男人是我爸。可是,这个男人提前离开了我的生命。在我还没找到有人可以替代他之前,他就离开了。而事实上,我们“相识”不过10几年。

由于一些复杂的原因,我一出生就被送到外地的远亲家寄养,直到我7岁那一年,妈妈才把我接回老家。在此之前,我对我爸几乎没有一点印象。懂事之后,我开始抱怨这段“残缺”的童年,时不时会以任性的方式要求父母补偿对我的疼爱,特别是在我人生最开始七年完全陌生的爸爸。

我爸也的确真心疼我,疼爱到所有人都看得出他在我和哥哥之中严重偏心于我。甚至在他卧床不起那段时间,他都愿意让我没什么力气的手帮他搓背揉肩,而不愿意让 哥哥动手。他对我的疼爱从来不会怎么说,但是他会时不时在中午下班的时候,骑着他那辆小黑摩托车,很稳很慢地开去我以前读初中那所学校的校门口,买我最喜 欢吃的鸡蛋肠粉,让老板放多点酱不要放香菜,虽然每次提着打包的肠粉回到家都会被妈妈说:“我都煮那么多饭了,你还买这些”,但是看到我狼吞虎咽的样子, 我爸会说:“小妹喜欢吃嘛”。对了,我爸喜欢叫我小妹,不管是在我可以免票乘车的年纪,还是在我长到167的身高后,我都是被“小妹”“小妹”地叫唤着。

他 也比我自己还清晰的记得我的生日,住校的时候每年都会打电话说:“小妹啊,今天去吃点好的,也请同学吃点。”然而,我到他离开之前都来不及知道他的生日。 我甚至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或吃没吃过那种鸡蛋肠粉,我只记得,在他离开这个世界的前一个星期,他突然用颤抖的手在哥哥买给他的小画板上写:想吃鸡蛋肠粉。

他患的是肺癌,癌细胞扩散影响声带到后面一年完全发不了声,只能靠气音艰难地说话,到后来只能用手在纸上写来告诉我们他要什么东西。这样子的病情,我这个做 女儿直到上了大学才知道真相,高三他检查出来癌细胞还硬生生告诉我是肿瘤是良性的割掉就永远没事,而到了我去上大学前一天,我去医院看他,他用很微弱的声 音说:爸陪不了你去学校,别怪我,你好好读书,以后靠自己出息。”我离开医院搭电梯,在电梯门关闭那一瞬间我分明看到他从病房里追出来看着我离开。

亲爱的爸爸,我怎么会怪你呢,我只是心疼,心疼你要忍受自己的病痛,还要忍受不能参加自己最疼爱那个女儿人生重要时刻的遗憾。其实我知道,你在我们谁也不知 道的夜里,用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给妈妈最好的闺蜜,说你不怕离去,但就是放心不下妈妈以后的生活和没能看到我大学毕业那一天。

亲爱的爸爸,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只可惜,我的性格随你,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但是我还鼓足勇气在你生病期间提出要为你剪指甲,是的,这看似很平凡的动作 我也要勇气才能提出,因为我真的是一个不会也不敢表达自己情感的人啊。然而,也幸好我的性格随你,随你一样正直,一样勇敢,一样有很正面的价值观,一样善 良和友爱。

朋 友在得知我家的遭遇之后,都用很同情的语气和眼神在安慰着我,可我看得出来,在我镇定得好像若无其事地回答说“没事,我很好”时,他们都有些惊讶。是的, 我的确没事,因为我爸已经赋予了我坚强乐观的性格,也教会我靠自己努力出息和独立生活的能力与信念,而最重要的是,我知道我爸并没有走多远,我不会让他错 过我的人生,在我大学毕业的那一天,我穿着学士服在心里和他说:爸,看,你最引以为傲的女儿大学毕业了;在我找到第一份正式工作的那一天,我抬头看着天 空,和他说:爸,你的女儿靠自己的能力,没有关系,没有背景,也是能在这社会立足的,你没白疼。而在不知什么时候的未来,我穿上婚纱那一天,我也会想象他 牵着我的手走进礼堂,再把我的手交托给另一个男人手里;在我自己当上妈妈那一天,我会拿着我爸的照片那小生命说:看,这是你的爷爷,你妈最爱的也是最爱你 妈的男人。


唯美句子。

"伤感散文" 推荐

  • 采 桑 子
  • 等的不是我
  • 伤感散文诗:秋苦
  • 伤感离别散文:离歌
  • 有些事是不可以开玩笑的,比如喜欢一
  • 烟雨红尘,泪落无痕
  • 时光静待,梦断今宵一场醉